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攀钢的钛图谋价格心电图的背后dd-【新闻】

发布时间:2021-04-05 17:16:52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
攀钢的“钛图谋”:价格“心电图”的背后

股价腰斩、新生产线面临夭折、董事长“赴美未归”等系列事件,使攀钢钒钛这个不乏故事的企业,卷入越来越大的旋涡。

本报记者日前在四川攀枝花调查了解到,今年6月30日起,攀钢钒钛上调钛矿价格,导致当地下游钛白粉企业成本压力陡增,纷纷停产。在随后一个月内,攀钢钒钛又屡屡降低钛渣价格,迫使钛渣企业跟进降价。

攀钢钒钛这一系列价格调整措施,引起了市场大幅波动,不仅四川当地的“涉汰”企业大范围受伤,国内其他同类企业也深受其累。

本报记者同时了解到,攀钢钒钛此举旨在收编当地中小钛矿加工企业,以图控制产业链。但“价格战”引发的大面积停产事件,已经引起了当地政府的注意。

攀枝花一位官员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透露:“(攀枝花)钒钛工业园区正在以当地一家国企的名义申请一座储量为3000万吨的钛矿矿山,这座矿山在后续开发经营过程中,目的是为园区内的钛白粉企业提供原料,不以盈利为目的。”

一损俱损

11月1日,国内钛白粉龙头山东东佳开始以“入冬之前检修设备”为名义停产。山东东佳总经理孙鹏告诉记者:“企业经营现在处于微利状态。”

值得注意的是,山东东佳曾是攀钢钒钛重要的合作伙伴。更有消息称,与山东东佳合作,是攀钢钒钛得以实施系列价格策略的基础。

据行业内人士透露,今年年初,钛渣3500元/吨的时候,山东东佳高层频频访问攀枝花。与号称拥有国内和亚洲最大的钛原料生产基地,却多年亏损的攀钢钒钛子公司攀钢钛业取得联系。

钛渣是从钛矿中提炼,用于制作钛白粉的原料。东佳当时的说法是:“价格你定,你说多少就是多少;量我定,我要多少你就得给多少。”攀钢钛业欣然答应山东东佳的要求,开始通过长途贩运向山东东佳提供钛白原料。

彼时正是国内钛白粉市场的低潮期。2010年,全国钛白粉总产能近230万吨,全年产量达到147万吨,而国内钛白粉表观消费量147.7万吨。在产能过剩近40%的背景下,攀钢钒钛显然不希望失去这个大客户。

2011年上半年,市场突然转向,钛白粉价格高歌猛进。由于向山东东佳供货的影响,攀钢钛业给当地钛白粉企业的原料供应减少了。当地数家钛白企业联合起来,通过市政府向攀钢钛业施压,迫使攀钢钛业为当地恢复正常的原料供应。

但呼吁并未换来攀钢钒钛的转变。6月30日临近下班的时候,攀钢钛业宣布上调钛渣价格1000元/吨。攀钢的带头上涨直接导致了当地钛矿企业的跟进,7月1日下午,攀枝花其他渣厂和云南各渣厂纷纷宣布价格上调。

受原料市场和消费市场双重夹逼,当地钛白加工厂顿时陷入亏损。本报记者调查了解到,从7月到9月,攀枝花卓越钒钛、钛海科技、大互通钛业等7家钛白粉企业全线陷入停产状态。

记者走访了攀枝花钒钛产业园发现,整个园区一片死寂。卓越钒钛的工人称,自己每天只拿30元的生活补贴养家;钛海科技的员工则天天为已停产的生产装置涂抹防腐剂。

山东东佳也未能逃过厄运。东佳总经理孙鹏表示:“公司进口钛渣价格比从攀钢采购的还要低。不过现在国外钛白原料供不应求,只能听凭攀西地区的涨价。”

本报记者了解到,众多企业停产后,攀钢钒钛开始降低钛渣价格。7月底,攀钢钒钛把钛渣从8000元/吨降回7000元/吨。8月底,在民营企业渣价跟随攀钢钒钛保持在7000元/吨的时候,攀钢钒钛又悄悄把汰渣以6000元的价格往外脱手。

龙坤以及其他民营企业开始竞相降价甩卖库存钛渣。龙坤渣厂负责人告诉记者,在钛渣价格降到6000元/吨的时候,作为炼渣原料的钛矿,价格坚挺在2350元/吨的位置,时间长达一个多月之久,“这摆明了就是让渣厂亏损,迫使渣厂停产”。

据当地企业介绍,以2350元/吨的钛矿价格计算,每吨钛渣的实际成本为7000元左右,民营渣厂根本无力参与到和攀钢钒钛的竞争中来。

据记者调查,当时攀枝花的十家炼渣企业全部停产。目前,龙坤渣厂承受不住财务费用压力,被迫恢复一半的产能,现在生产的每吨钛渣亏损100元至200元。

目前,攀钢钒钛的矿渣价格为5000元/吨,钛精矿牌价为1300元/吨。当地企业测算:如果钛矿价格在1000元/吨以上,根本没办法恢复生产。

与此同时,攀钢钒钛的价格策略也令其他钛矿供应商遭遇压力。据了解,当地钛矿一般都参照攀钢钒钛的价格,现在钛矿供应商陷入了有货不敢卖的怪圈。

业内人士表示:“国际钛白粉生产巨头和钛白厂之间有一般长协价,保证钛白粉生产商的空间。而中国是按订单采购,用的都是流水价格。尤其是攀钢钒钛,不愿跟企业签长协价格,价格每月一调。”

攀西第三大钛精矿供应商一立矿业销售人员表示:“现在攀钢钒钛还有库存,预计这个月会打破以前的调价节奏,20号就会提前下调价格,以前攀钢钒钛都是月底公布下月钛精矿价格。”

“谁也不知道攀钢钒钛下一步的调价方向是涨还是降,因此售价难以确定。”攀西第二大钛精矿供应商米易黑石宝钛业有限公司负责人表示:“钛矿价格你去问攀钢,他们的价格是多少我们就是多少。”

另外,由于钛精矿只是铁精矿的副产品,铁精矿的主要销售对象是攀钢,因此,当地钛矿供应商不愿为钛矿而损失铁矿的利益。宏缘矿业董事长罗明也告诉记者:“公司钛矿存货有几万吨,是以前几个月的销量,就是因为不愿得罪攀钢。”

攀钢图谋

在见识到一系列的价格策略后,攀枝花当地钛业企业皆了解了攀钢钒钛的称霸之心,攀钢方面也毫不讳言自己的宏图霸业。

攀钢钒钛高层曾表示:“现在在钒资源领域,我们已经牢牢的掌控了定价权,将来在钛资源领域,我们也将掌握定价权。”

其实,在2008年,攀钢整体上市之后,钛就成了攀钢钒钛的三大主业之一。

据当地一家钛渣厂负责人回忆,2008年的时候,攀钢和民企之间钛渣的价格涨跌互现。攀钢的钛渣价格比民营企业的价格每吨低50元。随着攀钢炼渣能力的提高,在价格制定上开始抢抓主动权。

据本报记者了解,目前,攀钢钒钛年产钛精矿50万吨、钛渣18万吨、钛白粉12万吨的综合生产能力,是攀西地区乃至中国钛资源开发利用的龙头企业,是世界上唯一的全产业链钛工业基地。

攀钢钛业副总经理郑少华在概括攀钢钛业的发展成绩时说,攀钢的钛产业经历了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由弱渐强的迅速转变。据攀钢内部人士透露,攀钢钛业计划在“十二五”末,钛白粉产能扩大达到100万吨,占全国三分之一。

据当地人士介绍,攀钢钒钛以前不注重钛下游产业的培育,集团的很多车间主任、质检主任、办公室主任等中层干部离职创业,成了钛白粉厂老板。而现在攀钢钛业的产能不是最大的,质量也不是最好的,效益是最差的,为了完成攀钢钒钛提出的“中国第一钛”和弥补钢铁产业萎缩的需要,攀钢钛业打算重招旧部,收编攀西地区的钛白厂。

攀钢钒钛手中唯一的整合筹码就是矿产资源,于是才有了今年年中的几次价格波动。

对于攀钢钒钛的整合意图,其他钛白企业极为反感。有几家钛白粉企业向记者透露,“攀钢找我们谈过。但亏损的企业想吞掉盈利的企业,这怎么可能?”

攀钢钒钛的反复举动已经引发国际机构的关注。澳大利亚TZMI公司是世界矿业开发和钛白粉制造领域的资深咨询公司,TZMI上海办事处负责人墨菲称,他注意到,中国的钛矿的价格走势跟国际钛矿的价格走势完全不同,涨的快跌的也快。8月份以后,中国钛精矿和钛渣的价格直线下降。

“中国钛矿价格偏离国际价格走势,很大因素上受攀钢钒钛的操纵。”今年下半年的暴跌,却令墨菲也无法理解。

几家当地企业却道出了其中原委:“临近年底了,攀钢钛业的领导可能有自己的小算盘,跟来年的考核指标有关。今年的产值是基数,盈利是基数,明年他们的考核目标将在这个基础上上浮,攀钢钛业打算向上级领导交一个什么样的基数,来年才好开展工作,现在他们在考虑这些东西。”

墨菲表示:“2011年以来,钛原料一直在涨价,2012年对钛原料的需求还会继续上升,钛原料的价格还会继续往上走,2013年钛原料价格还会有大的提升。”他同时表示,西方国家钛原料的供应非常紧张,并断言国外钛矿供应商在2013年以前无法扩大生产,钛原料短缺趋势还会延续下去。

另外,由于当地炼渣厂全线停产,攀枝花地区的钛精矿几乎没有成交量,攀钢钒钛自己也遭遇到损害。今年8月,攀钢钒钛开始寻求出口。记者在攀钢钛白粉仓库看到,库存实现了二元分隔,一半放内销产品,一半放出口产品。库管员告诉记者,内销产品少有人提货,外销产品走的比较顺畅。“10月份大概从这里装走了几千吨钛渣。”

换包装是攀钢钒钛钛白粉仓库现在的主要工作之一。工人们把一袋袋的钛渣吊起,用刀豁开底部,让钛渣漏进另外一个袋子。工人称,他们接到指令,把内销包装换成外销包装,以便钛渣出口德国。

攀钢新定位

对于攀钢钒钛控制当地矿产资源的“阳谋”,攀枝花地方政府似乎颇有怨言。

上述当地政府官员表示:“现在钛矿绝大多数掌握在攀钢手中,这些有矿企业只会兴风作浪,不会赈济地方企业。所以只能用地方国有矿山来维持产业的健康发展。”

攀枝花市政府的调查显示,目前攀枝花钛白粉的产量只有正常时期产量的五分之一,这一产能几乎都是依靠自有矿产资源在维持。

“钛白粉产业在园区提供就业岗位近万个,整个钛产业对当地的财税贡献为1亿元,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产业,不可能让他们自生自灭。而且钒钛工业园区负债逾20亿元,也需要一个稳定的收入来偿本付息。”上述官员说。

鞍钢重组攀钢以来,类似这样的资源控制与反控制就一直没有停歇过。

早在2005年,原有的四大钢铁央企面临整合,攀钢无论是规模、效益还是技术水平都相对落后,无疑成为了被重组对象。

攀钢首先进入武钢的视线。武钢总经理邓崎琳就公开表示武钢有重组攀钢。2008年,国资委提出由宝钢来重组攀钢,但由于攀钢本身体量不大,最终才由鞍钢来主导,实现整合。

鞍钢对攀钢的定位十分明确,即打造“成为国内铁矿石储量最为丰富、铁矿石采选能力最大、具有一定国际竞争力的特大型矿产资源龙头企业。”

为此,鞍钢抛出的重组目标是:置换出攀钢集团所有的钢铁资产,置换入鞍钢集团的一些矿业资产,将攀钢钒钛作为一个靠输出资源盈利的上市公司。

攀钢的资源中铁和钒钛是最引人注目的,特别是钛资源。世界钛基础储量约17.7亿吨,我国占37%以上,主要分布在四川攀西地区和河北承德地区,其中以攀西钒钛磁铁矿资源最为丰富。攀西的钛资源约占全国的95%,占全球的35%。

根据方案介绍,重组前,攀钢钒钛超过80%的营业收入来自于钢铁业务,重组后预计公司40%以上的营业收入将来自于矿石业务,近40%的营业收入来自于钒钛业务。

因此,对于钒钛业务的把控成为目前攀钢集团的重点。利用攀枝花地区的钒钛资源,控制当地市场,以实现全产业链的利润,这正是实现鞍钢重组目标的内容之一。

地方政府显然意识到了危机,但对于攀钢钒钛,他们也并没有更好的方法。上述官员坦言:“虽然矿山的储量不能与攀钢的矿山储量相匹敌,但是在钛矿价格高涨的时候,我们就可以抛售钛矿,平抑钛矿价格,维持钛白粉企业的基本生存。”

2010年3月攀枝花开始打造的钢铁钒钛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,是四川23个重点园区之一,也是全国唯一以发展钒钛产业为主的工业园区。园区内民营企业为主,是攀枝花市财政的重要依仗。攀钢集团并非基地中的主角,它选择了在邻近的西昌建设基地。令攀枝花当地政府放心不下的正是这个号称“攀钢二基地”项目,在这个项目上的暗战也一直未停止过。

攀钢二基地是2007年就确定的项目。2007年5月6日,西昌市政府与攀钢集团签订《攀钢西昌新钒钛基地配套项目框架协议》,正式拉开攀钢向西昌转移的步伐。基地选址位于安宁河谷走廊、西昌市区20公里外的经久工业园区境内。当时攀钢预计投资150亿元。

攀枝花与西昌相邻,2008年1月,攀钢通过控股西昌新钢业有限公司66%的股权的方式,获得了西昌凉山州资源的优先配置权,为其向西昌转战奠定基础。

西昌新钢业本来是攀钢旗下的410厂。2006年,武钢频繁接触西昌新钢业集团,希望能够在西昌建一座年产400万吨的钢铁基地。武钢希望通过这个战略遏制攀钢当时的高速扩张。

据了解,攀钢本希望在攀枝花市米易县白马矿附近建设其“二基地”,但是当时由于担心武钢对西昌这一钒钛核心部位的矿产控制,不得不放弃米易县,转而快速收购新钢业,选择运输成本更高的西昌建设500万吨钢铁基地。

然而,西昌“二基地”并不是一个最好的选择。据了解,西昌地区的铁矿资源仅占攀西的10%左右,能源需从外地运进,而且自给矿只能维持生产30年左右。

正是攀钢的外迁举动,才使得攀枝花政府也在当地建设产业园。而且对攀枝花来说,税收和就业就拱手让与西昌,显然不是地方政府乐于见到的。但攀钢对于资源的把控也令地方上忌惮。

11月8日,攀钢钒钛内部人士向记者透露:“钒钛二基地需要占用一部分本地的土地,用于铺设管道,以便从攀枝花运输液态的原料过去,可攀枝花市政府一直没能批下来。”

重庆无纺布机

甘肃四季康美

太原粉皮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