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无奈的爱校园爱情

发布时间:2021-05-16 01:17:49 阅读: 来源:矿用通信电缆MHYV厂家

他以较好的成绩升入了他镇上的初中,这是个在那里影响还不错的学校。初一有七八百人,他在一百多一点的名次。

开学后,他还是以前那样踏踏实实的学习。但是慢慢的就厌烦了持续了几年的节奏,开始迷上了乒乓球,虽然球技很差,几乎每次都可以看见他活跃在那里的身影,仿佛不知疲倦,又似乎不甘落后。由于打球,认识了维,维的球技在班里是数一数二的。维总是不厌其烦的陪他练球,最后球技提高了不少也和维成了死党。但时间也悄悄而过,初一就这样完了。他看了看自己的成绩,退了点还不是很差,在二百名。同时在班里出现了不该有的现象,有几个同学在他们所谓的“爱”的世界里快乐的生活着,旁若无人的玩着。他不喜欢这样,带有鄙视。

初二刚开始,班上排了座位,他和一个叫茹的同学坐在一起。他们开始交往,经过几周的观察,他觉得茹是一个温柔,善良且脾气好的女生,不知不觉中对茹就产生了好感,茹也感觉到了。但害怕拒绝和怕别人笑话,始终没有说出口。心想等过些时间再说,有时他想象和茹的事一个人在座位上傻傻的笑,就是由于他这种害怕被拒绝的心理,导致的结果让他后悔莫及。

大约过了一周,班上的座位有了小幅度的变动,茹被调走了和他的死党维成了同桌,而他坐在了维的正后面。他心想:还不错,每天还可以看到茹的一举一动。一周后的一天,他无意中看到茹和维在互相传者纸条。他的心顿时慌了,课也听不进去,心想猜测着那张纸条上的内容:是讨论题目,不像不像,看他们有说有笑的;是没事干,说着一些无聊的事情,也不像,看他们一脸认真;那就是…… 。他不敢多想,努力让自己静下心来,认真听课,但怎么也集中不了精力,这天也是他在初中过的最不安宁的一天了,晚上,和维走到回家,他决定问问今天的事,这事太困扰他了。

“维”他轻声的叫道。

“恩,有事吗?”维心不在焉的说。

“你和茹”他小心的问道,心里又极度不安。

维没有说话,他心里又一阵空虚,过了一会儿,维勾了勾手,他会意的把耳朵贴近。

“他是我的初恋”维得意的说。

“什么,真的吗?你不要骗我。”他激动的说。

“真的,我什么时候骗过你,我就纳闷了,又不是你,看把你激动的”

“我怎么会呢,她又不是谁,我只是没有想到,是不是太快了”他故作镇静的说。

维没有说什么,走到了分岔的路口。他低着头慢慢走回家,他很自己为什么当初不把心里的想法说给茹听。最后我突然想到茹不一定就答应了维,他决定明天问问清楚。

第二天到校,看到茹他又问不出口,“算了,别打扰人家的生活了”心里的一个声音说,哎,他长长的叹了以后气。最终还是没有问。于是他硬着头皮学习再也没有想这件事,心里去总觉的空空的。时间又一次匆匆而过,还有一周就考试了,眼看着初二又完了。

这天老师让同学们到操场上复习,他鼓起勇气坐到茹旁边,但还是没有说,“快上自习了,一起走吧。”茹说。快到教室了,他终于鼓起勇气问“你真的爱维吗?”茹怔了怔说“恩,是的,我爱维,爱他一辈子,不后悔。”茹忽然看了一眼他,他眼里的无奈和脸上的表情顿时明白了,于是转口道“没关系,我们是最好最好最好的朋友。”他没说什么自顾自的走到教室。

他不愿放弃这还没有开始的爱,但又不得不放弃。

他在心底为他们祝福,他只能这么做,别无选择。

初三分班了,他们三都不在同一个班,他在一班,维在七班,而茹却在十班,不知道什么原因,十班和二班换了教室,也就成了二班。他虽然很高兴,但即使这样也没有什么意义。

他就在这时开始他的初恋的。

排座位后,他的前面是个叫宁的女孩看起来很文静;后面的女孩叫娟:同桌还是女的,晕~

他每次下课都和周围的同学聊天,和后面的娟聊的最投机,几天不到几乎什么话都说。有一次娟说曾经有个男生给她表白过,不过她没有答应。他静静的听着,没有表态,他实在不知道在这时能说些什么,唯有沉默。上课后,他写给娟一张纸条:如果我是那个男生的话你会……当他把纸条递到后面心里很慌,等了好久,都没有回应。“是不是太鲁莽了,不会,可不要再错过了。”他心想。直到第二天上课时后面才有了反应。我接受,只有这三个字。

于是他们开始恋爱了,他第一次体会到这种幸福的感觉。刚开始有同学多他说,别和他谈恋爱,她的口碑不好。但是他淡淡一笑说“没事的,试试在说。”并且还充满幻想的说“兴许我还可以改变她。”之后他对娟很好。学校要买资料他总是买双份;娟要听什么歌曲,他回来立刻去下载;娟不回家,他陪她在学校度过周末;教室忽然停电,他会马上把蜡烛递过去。他对娟的好全班同学都可以看见,偶尔会有人对他说“你对娟太好了。”他会傻傻的挠挠后脑勺说“哪有的事,谁说的。”

娟过生日了,他不知道送什么,只给了个本子。娟在本子上写着日记,每晚都把写的东西给他看,每篇日记都有他名字,他笑,傻傻的笑,幸福的笑。可,有一天,娟又把本子给他同时还有一个纸条:给前面,你别看。他知道前面是一个娟很好的朋友,他照做了。下课后他偷偷的把本子拿出来,内容让他一惊。娟竟然在日记说和他根本不合适,原来娟看到他和他的同桌聊天聊的火热,还说自己是第三者打扰人家了,他顿时火了,不知道娟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。突然娟来了,他们对视了一会儿,娟一把夺过本子,很生气。上课了,他犹豫着要不要给娟道歉。由于他比较内向,他们从来没有吵过架。他这次也生气了,特别生气。之后他没有在找过娟。他心想娟会找自己道歉的。但过了两周,他终于忍不住了,开始给她道歉,写了整整一页,交给娟,不到五秒,就被无情的退了回来。他已数不清道了多少次歉,写了多少情书,娟还是不看。他彻底绝望了,突然有纸条传了过来,他又看到了希望,但上面的内容让他不知所措:

谢谢你这段时间对我的关心,我知道你爱我,知道你对我好,可感情是不能用这些来勉强的。再说我们根本不合适,我根本就没有爱过你,我爱的是他,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你心甘情愿的。

他哭了,哭的很伤心,他恨死她了,想想自己写的东西,真傻,真笨。

下课后,他刚要走,茹给了他几封信,他没看那这就走了,也没有叫每晚都一起回家的朋友。

他走在街上,“啊———。”他大叫。“我为什么他妈就这么贱”最后又喃喃的说“我心甘情愿,我自作多情。

他以前天真的认为这段感情会走的很远,可是娟的绝情让他很绝望,不相信这话是从她嘴里说出来的。自己的付出换来竟然是这种结果,他好后悔,如果当时他知道有‘不值得’这首歌时,一定不会那么痛苦。

回到家,他打开茹给他的信,看完后他惊呆了。之后又苦笑着自言自语到:“同命鸳鸯。”第二天,到校后,他几乎忘了自己的痛,找到维。

“为什么要这么做”

“和同学打赌看那个女生会接受我吗”

“接受了”

“恩”

“你这样太鲁莽了,你知不知道这样会伤害一颗善良的心”他几乎是吼出的。

“你不是挺喜欢茹的,现在有机会了。”维淡淡的说。

他没说什么,气急败坏的走开了。

他现在完全能体会到茹的感受,但是他不知道怎么劝茹,还是不提的好,但终于还是写了封鼓励的信。回到教室,他在自己的摘抄本首页写下了这段话:

忘了她吧。失去她,人生照样悲欢离合。离开她,太阳照样东升西落。千万别太固执,是自己的永远都是,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没用。千万别在春天里品尝球的果实,这时的果实是苦涩的。如果做到了这点。许多年后,你会发现多了一份收获,少了一份遗憾。

他明白了,这根本不是爱,只是自己单纯的喜欢。“不算,不算,这不是自己的初恋,恋是爱,这不是,是喜欢,喜欢和爱不同。真的,这不算,我一定要找到属于自己的真爱”他自由自语道。

在消沉了一周后,他开始认真学习,交友。以前由于和娟的是,没时间交朋友,很快他交到了几个好朋友,云是其中的一个。考试了,成绩又到了一百多点的名次,他笑了,开心的笑了,我不知道此时茹过的怎么样,心想应该没事了,毕竟过了这么久。他始终没有去问茹。

由于是前后桌的关系,他和宁的关系也不错。经过这近半学期的观察,他知道宁是个文静,热心,漂亮的女孩。有一晚,学校放电影,他和宁还有云在队伍的后面,没有看电影,他们快乐的聊天,有说有笑,非常开心。说着说着,就说到了他和娟的事情上来,他顿了顿说:“我现在已经差不多忘了她了,我最讨厌欺骗感情的人,我们以后就是陌生人了。”突然他鬼使神差的说了句“宁,借你的肩膀靠靠。”说完就后悔了,这不是找难堪吗?没想到宁说:“可以呀。”他不由的惊了:“你…你不介意。”“介意什么,我们是朋友啊”“哦”他没有那样做,只是说说而已。“那我想和你好”他又说。宁没有说话,他们都死死的盯着电影屏幕。他想:是不是宁看不上他,还是人家根本不想这方面的事情。“要是这样的好孩子被别人占了是不是太可惜了。”他又坏坏的想到。怎么办呢,看她的样子好像没有生气,有戏。哈哈,他心里偷着乐。

过了几天,宁都没有反映,他心里着急了。这天宁借他的摘抄本,还给他时,他顺手放在桌子上。过了两三天,宁问:“你没有看赠言。”“赠言,你写的?”他连忙跑回教室,果然有。他看后一脸茫然。“没有莫名其妙的喜欢,只有无可奈何的放弃。”只见云念到,“谁写的”“你甭管谁写的说说是什么意思。”看到云脸上有时一脸认真有时又一脸严肃“深奥,不懂。”只听见云说出这几个字,“去死。”他恶狠狠的说道。他心想,算是答应了吧。之后宁买了个密码本,让他设密码,他想了好久,最后设为1257,宁问什么意思,他在本子上写道,在一周时间内我爱你七天。宁看后说没关系。真的答应了,他非常高兴又有些害怕,害怕这次的付出又像上次一样,先把自己伤害的深深地,又把自己狠狠的抛弃,他不相信宁会这样做,但是他也很茫然,不知道该怎么做,自己对娟那么好最后还是那样的结果。之后他们开始在本子上交流感情,互相鼓励,相互学习,没有山盟海誓,也没有生死约定,却是心与心的依靠。

中考后。

宁和茹都没有考上。而他去了爸爸打工的地方玩去了。

茹来了电话,他问茹为什么会这样,茹的回答很简单,说是为了躲避维才没有考上的,并准备到外地去上技校。维,又是维,技校这不是会毁了茹。哎,一次小小的冲动竟然会毁了一个人的一生。不知道宁为什么没有考上,他也是听别人说自己刚刚凑合。宁没考上,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们到此结束,如果真的会是这样,他都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办,他们还说好的,到高中一定要好好的。他恨透这个世界,让他遇到这么好的女孩却要这样来考验自己,他知道这是一种考验,极其残酷的考验,着考验,压得他不知所措。而现在,他越想越害怕,他把宁当为自己的动力。以前他看过这样一句话,问别人一下,可否重来,可否拿一生去下一次赌注。他想了好久,认为这一次可以这样做,他坚信虽然不在一起,通过自己的努力,还可以像以前一样。

开学后,他知道宁在县城里读书,是一所职教高中。他也想到县城里去,那样会离宁近一点。他给他爸爸说,他爸爸说,我试试吧,但是到了以后你要好好学,进去挺贵的,他嗯了一声。几经周转,他到了县城里了。没过几周,宁就来信了,信里隐隐约约说要分手。他用拳头狠狠的砸向墙壁,什么也不说,直至出血。但他又想了想,不会就这样结束的,自己暑假一个电话也没有给宁打。直到有一天,他上网,宁在,他说我们只能做朋友吗?宁说见面再说。到他家,宁说,你真的想和我好,他重重的说恩。那我们就好吧,那你怎么那样说呢吓死我了。“你还说呢一个电话也没有,就是要吓死你,怎么了,还不高兴了。”“就是不高兴!”话音刚落,坐垫就飞来了,他微微皱了皱眉,接着宁就带着迷死人不偿命的笑容说:“别生气,我不是故意的。”但看她那表情,我就是故意的,看你拿我怎么着。“我怎么会生你的气呢,我怎么敢呢,看你不把我吃了。”他说。“我有那么可怕吗。”“当然。”他看到坐垫又被她拎在手里,连忙说:“当然不是的。”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他们之后很快乐的一起玩耍,聊天。每次她不回家的时候,他都会推掉一切计划好的事情,来陪她,他感觉和她在一起的感觉,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,甜蜜,还是幸福的滋味。反正每次和她在一起,他都会忘记所有的不快。他喜欢静静的看着宁,看到她脸红,直到宁娇嗔的问:“看什么呢?”“看你呀,这么漂亮。”“油嘴滑舌。”“你不喜欢。”“当然——喜欢。”宁拉长了调子说。“你敢调我胃口,看我不收拾你。”打闹声,欢快的声音从房子里溢出。他多么希望时间就这么停下不再往下发展。他很后悔,肠子都悔青了。

他用云的口气对宁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,本来想,最后宁知道使自己时,一定会非常高兴。可是结局让他很无奈,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错了,可是宁执意说要做朋友。他开始道歉,短信发的自己都数不清。最后,宁说,我妈妈知道了我们的事情。他就很纳闷,她妈妈怎么会知道呢。宁说,我妈妈来县城看到我们了,还把我骂的很惨,反正骂的话不堪入耳,我们还是做朋友吧,还有我们还是以后少见面为主,我妈妈让我每周都必须回家,这无疑是晴天霹雳。他气极了,气的失去了理智,当宁说,我们做知心朋友吧。他立刻回了短信,知心朋友不好做,我看还是陌路人好些。这时他又想到了一句话,自己选择的路,跪着也要走完,他想也没想做发了过去。之后他一个人走向网吧。在网上碰到了云,他说我和宁玩完了,我用你的名义说了不该说的话,你不生气吧。等了好久,最后云说,那有啥。朋友啊!还有一个宁非常要好的朋友,他说她妈妈知道了,宁执意要做朋友。这不是理由,只见对方发过来这几个字。突然,网吧里放出来‘我们的无奈’这首歌。他听完后,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,一定是,宁不是也没有办法嘛,一定是,我就知道是我的错,他一边自言自语道,一边飞快的跑离网吧。

电话接通后,她说我累了,你和我的朋友聊吧,什么话都一说,就当是我。最后他没办法,终于妥协了,那就做朋友吧。并且以后都不能提这件事,只能像朋友一样,如果再说的话就连朋友都没法做。他不能接受也只能接受,从恋人一下子到朋友,论谁都不能接受。他瞬间感到自己好累,平躺在床上。

他躺在床上,口中喃喃的说:“我累了,累了,真的累了,累了...最后累的连话都说不出口,只有意识里,只觉得自己好累。累的眼睛都睁不开,他的脑子一片空白,慢慢的进入的梦乡。在梦中,他又看到了宁的天真纯洁的笑容。

“我爱你。”他说。

“别这样说,我们是知心朋友。”

“行行行,你说什么就是什么。”

“当然,你就得听我的话。”宁邪邪的一笑。

“为什么。”

“因为我们是...讨厌,不和你说了。”

“可是我真的很爱你啊”

宁没有说话,微笑着跑向远方。

他的手机里还有条没有发出的短信:宁,我真的很爱你,我不管这有没有结果,我都会傻傻的爱,我不管你是否依然爱我,就算你不爱我,我也会爱,因为这是我一个人的事。

成都尿失禁医院

湖南多动症医院

西安牙齿美白医院

银川口腔医院